这一首宋词,抒发壮志难酬的悲痛心情,情绪低沉,感伤无奈!

时间:2021-09-14 16:44:06 作者:大成 热度:175℃

  对于南宋时期的文人来说,靖康之耻常常萦绕在他们的梦中,搅得他们无法安睡。但也有一些萎缩胆小的人,过着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的生活,而不再回望黄河冀北。于是,在战与和、攻与守的对垒中,即使有人高唱悲歌,但有时不免黯然落泪。

  

  《临江仙·高咏楚词酬午日》宋代:陈与义高咏楚词酬午日,天涯节序匆匆。榴花不似舞裙红。无人知此意,歌罢满帘风。 万事一身伤老矣,戎葵凝笑墙东。酒杯深浅去年同。试浇桥下水,今夕到湘中。

  

  因宰相获罪而受到牵连的词人,又赶上了靖康之难,于是他选择避难南奔,五年多的时间,流离漂泊于江南各地,最后在绍兴元年才到达会籍。这首《临江仙》按其《年谱》可以推断是建炎三年流寓两湖一带恰逢端午有感而作的。时序端午,地点湖湘,“高咏楚词”,一开篇,便将种种表象都指向唯一的古人:屈原。当年贾谊被贬长沙,托屈原而自叹“命运多舛”,后世又有多少人,借屈原之酒浇自己之块垒。这种集体无意识一齐积累起中国古代伤感文学的厚重,让千载之下的人闻之而不免凄恻。而自己也流落至此,触景伤情,故原本美好的节日,如今也变得匆匆而过。

  

  “榴花不似舞裙红”,韩愈有诗曰“五月榴花照眼明”,五月的榴花应是明艳耀眼的,但与昔日的舞裙对比起来,就减色了。“舞裙”,在这里代指昔日春风得意的生活。想当年,他以一首《墨梅》受到徽宗的赏识,从此王公贵胄,争相交接,歌管繁弦,很是得意。如今却异乡流浪,真是“无人知此意”,于是,吟咏楚词声歇,满帘微风拂动,丝丝凉意,立生心间。过片一个“伤老”揭示出词人“有志不获聘”的无奈,其实此时词人正值不惑之年,何来伤老?过片一句也可见出词人才华的高超。虽然词人以诗闻名,被方回称为“江西诗派”的“三宗”之一,但其实他的词也很好。过片这一句将“万事”与“一身”抱负,伤老于此。这种伤老,又用接下来的“戎葵凝笑墙东”加深一层。最后词人又将眼前景物与昔时进行对比:今日之酒与昔日之酒,深浅一样。那么,就让我这个漂泊之人,纪念一下此地的先哲吧。

  

  整首词情绪低沉,感伤无奈,写出了那个时代南奔之人共同的心声。元好问评次词:“含咀之久,不传之妙,隐然眉睫间,惟具眼者乃能赏之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@qq.com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