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命运捉弄的散打队师兄

时间:2021-04-07 20:44:22 作者:大成 热度:144℃

我自小喜欢看功夫片,尤其痴迷李小龙。我买了很多截拳道的书在家自学了好几年,盼望有一天能成为武功高手。

2010年我考上大学,依着分数进了中文系。开学后的第二个周末,我们宿舍一帮人在校园里四处逛荡,突然发现篮球场上支起了很多太阳伞,过去一看,才知道是社团迎新。

我们跟逛市场似的,左瞅瞅,右看看。舞蹈社的师姐身材好棒啊,航模社的模型好帅啊,走着走着,在一边不起眼的角落里,我一眼瞥到个招牌:散打社。过去问了一下——随便练练就不收钱,打着玩;想进一步深造,就交几百块年费。

教练是个1米9的大高个,很壮实,一张黑脸很吓人。听那里的学员们都称呼他“军哥”,他本身是体育系的老师,闲着没事,出来教着玩。旁边有在那里示范表演的学员,打得热火朝天。这更加坚定了我加入社团的兴趣,当场掏钱,报名入会。

散打社每星期周六日训练,地点在篮球场旁边的空地上。一个铁架子立在那里,吊着几个沙袋,有大有小。架子底部是个上锁的铁皮柜子,打开一看,里面装满了手靶、脚靶(拳套自己买)。第一次去,军哥教了大家一个“鞭腿”,我练得很上瘾,每次都去得挺早的。

下次训练,我又早早到了,简单热了个身,继续开始踢鞭腿,踢得沙袋啪啪响。练了一会儿,累了,就停下来休息,看到旁边站了一个穿蓝衫的年轻人,中等个子,脖子粗壮,上身斜挎着一个小包,几缕黄毛在前额处飘着,愈发衬得他的国字脸不端正。

“这是哪里来的小痞子,等会儿让你吃我一腿。”我不屑地想。

黄毛的出现仿佛让我有了动力,我站起身来,把沙袋当作他,努力地踢着。这时突然听一个声音在背后说:“你可以这样踢,威力更大。”扭头一看,黄毛已经走了过来,他把挎包往后捋了捋,挥手让我闪开。只见他站定之后,摆开架势,一记势大力沉的后腿扫踢,沙袋整个飞了起来,震得整个铁架子直晃荡:“你这样试试,直接把腿抡出去,不要提膝。”

我照他说的试了试,刚开始不习惯,扫了十几腿之后,找到了窍门,发现确实力量更大。

“这是泰拳里的扫腿,你用胫骨踢,别用脚背。”

“这招是挺好,就是踢得胫骨生疼。”我看向他。

“没事,多练练,习惯就好了。”黄毛细致地指导着我。

说话间,一位穿着裙子的漂亮姐姐走了过来,扭动着身子朝黄毛撒娇:“你还不走吗?要迟到了。”黄毛朝美女点点头,朝我一挥手:“练着,走了。”

我愣在那里,嘴里说了声“哦”。看着两人手牵手远去的背影,我心想:这是谁啊?

过了一会儿,几个师兄陆续来了。我就跟他们说了这事:“那个小黄毛还挺厉害的。”

“哈哈,小黄毛?阿震听了不得气死。”一个师兄笑了起来。

原来,黄毛也是散打社的成员,比我高一届,叫阿震。

第二天下午,我们正在训练,震哥也来了。我跟他打了个招呼,他对我笑笑,转头对军哥说:“这位老弟很刻苦,昨天早早就来了。”

“这是小李,学过截拳道。”军哥这话之前我以为是夸奖,现在听来就是嘲讽。我羞红了脸,只能打沙袋出气。

震哥走过来,说:“昨天教你的扫腿,还记得吗?”

我说记得,他就让我踢踢看,我照做了。

“有进步。”他点点头。

我问:“这跟军哥教的鞭腿不一样啊,是不是教错了。”

“没有,都对。”震哥开始解释起来:鞭腿是散打里的技术,打之前小腿先要有一个向上收起的动作,折一下,然后再甩出去,就像旧社会赶车时车夫甩鞭子一样,故名鞭腿,着力点是脚背。泰式扫踢则不用曲折小腿,而是直接大腿小腿像根棍子一样扫出去,着力点是胫骨。鞭腿快,扫踢重,各有千秋。中低位腿法,扫踢好,高腿爆头就用鞭腿。

解释完了,震哥说两种腿法都要练。看似简单的腿法还有这么多道道,真是获益匪浅,我又开始热情高涨地练习起来。

经过几周的接触,我跟震哥渐渐熟了。我俩都是直性子,对脾气,说话谈得来,渐渐成了好朋友。当时处于中二期的我,满脑子想的都是练成绝世武功,一身功夫的震哥简直是我眼中的古代侠客,对他崇拜得不行。

震哥是体育系的,最开始是练田径。可他自从看了散打班的比赛后,就死活非要转专业。可是当时对于新生转专业似乎有什么限制,没办法,震哥只好先在军哥的散打社练着。他从小就好勇斗狠,小学开始就跟人打架斗殴,初一时带人把他们学校初三的扛把子给揍了,一时名声大振。直到上了高中,在家长和老师的苦劝之下,才消停下来。从此一门心思练体育,总算有个大学上。

震哥很有天赋,才练了一年多,在散打社里就成了军哥之外最能打的,他拳重腿重,抗击打强,连大三大四的师兄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@qq.com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